蒙格斯智库:机器人应该被征税吗?
栏目:新闻资讯 发布时间:2019-05-26 17:40
栏目介绍:“有趣的经济学”是《蒙格斯报告》公众号推出的国际前沿经济学论文评论类推文。论文一般来自《美国经济评论》(AER)、《计量经济学杂志》(ECA)、《政治经济学杂志...

栏目介绍:“有趣的经济学”是《蒙格斯报告》公众号推出的国际前沿经济学论文评论类推文。论文一般来自《美国经济评论》(AER)、《计量经济学杂志》(ECA)、《政治经济学杂志》(JPE)、《经济学季刊》(QJE)等国际顶尖学术刊物,我们希望用通俗易懂的介绍和评论使高大上的经济学有趣起来。

导言

全球正处于“机器人(行情300024,诊股)工业革命”的风口浪尖上,随着智能化、自动化的加速发展,机器人的法律地位也逐渐备受关注。2017年法国总统的左翼社会党候选人伯努瓦?阿蒙提出,希望对机器人创造的产品收取增值税;比尔盖茨一次采访中也提到,“在工厂中创造5万美元的价值,人类会为这个价值缴税;如果机器人来做同样的事情,我们应该对机器人征收同等水平的税”。而反对向机器人征税的声音也不绝于耳,大体认为现在机器人自动化仍处于发展的初期阶段,过早征税会阻碍智能化的发展效率,得不偿失;同时,对机器人的税负最终会转嫁到底层劳动者身上。

是否应该对机器人征税本质上是一个经济学问题,因此也应该使用经济学的逻辑和工具进行分析。 Joao Guerreiro、Sergio Rebelo和PedroTeles在2018年4月合作完成的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工作论文——《机器人应该被征税吗?》(Should Robots beTaxed?)中从经济学的角度探讨了这一问题。

作者研究了在信息约束的条件下,如何征税才能保证效率与公平统一的问题。在完全自动化的情况下,常规工作者(可被机器人取代)的工作时间为零。在这一点上,向机器人征税以求提高常规工作者的工资进而减少收入不平等的想法是不现实的。当只实现部分自动化时,向机器人征税且同时允许存在一次性抵扣(大规模的一次性转移重新分配),则会使得两类工作者都获得一个最低工资水平,效率与分配问题会被大大改善。敬请阅读。

作者比较分析了美国现有税收系统、资源最优配置下的税收体系和考虑信息约束的莫里斯最优税收三种情况下的均衡状况。在模型中假设工作者分为两种,分别是常规工作者和非常规工作者,其中常规工作者的工作可以被机器人取代。

美国现有税收系统

作者首先分析在不考虑对机器人征税的现状下,美国现有的税收体系对社会的影响。

图1描述了生产自动化成本变化对两类工作者的影响。随着成本下降,常规工作者的工资下降而非常规工作者的工资上涨。由于效用函数是对数函数,而工资是唯一的收入来源,因此,无论是常规工作者还是非常规工作者,工作时间都保持不变,这种性质反映了收入和替代效应的抵消性。正是因为常规工作者的工资下降和他们的工作时间保持不变,因而导致了在生产自动化成本下降的同时,这部分工作者的收入、消费和效用同时下降。

结果表明,由于生产机器人的使用,降低了成本,但因为并未对机器人征税,现有的税收体系会导致大量的收入与社会福利不平等。

最优配置下的税收体系

在现有税收体制的基础上,作者提出资源最优配置的假设条件,进一步论证最优配置下的均衡问题。最优配置是指社会规划者在有限的资源条件下可以无限制地在不同工作者之间转移收入,且所有工作者都不知道自己是否会被机器人所取代,并不清楚自己会成为常规工作者还是非常规工作者。

图2表明,在这种模型下,税收对两种工作者的实际工资水平的影响与上一个税收均衡模型一样。但不同的是,当成本下降时,两种工作者的生产和效用同时提高。图2还显示出,如果要实现最优配置方案,需要使大量非常规工作者转换成常规工作者。这说明,在资源最优配置的假设前提下,不对机器人征税也会使市场出现边际所得税为零的竞争性均衡,但同时也会激励拥有最高边际产出的工作者工作最多。

莫里斯最优税收

在资源最优配置的假设中,社会规划者(可能是政府)能够无限转移工作者的收入和调整工作者的类型。但如果政府只看到工作者的收入状况但并不能观察到工作者的类型(常规与非常规)时,最优配置假设的税收制度是不适用的。

为此,作者进一步考虑在信息约束的条件下,如何征税才能保证效率与公平统一的问题,即莫里斯问题(Mirrlees Problem)。莫里斯模型其中一个特征是不同工作者的生产力是外生的。模型这一特征能够用于解决文章提出的问题:通过对机器人征税从而在常规工作者和非常规工作者之间重新分配收入以提高社会整体财富是否为最优选择?

由于莫里斯最优税收机制应用复杂,作者选择采用一种较为简易的方法进行实证分析:制定一个简单外生形式的所得税征税计划,并根据这个计划对使用机器人的生产企业征收线性税赋。

图3解释了莫里斯最优税收的平衡机制属性。在图中可以看出,在完全自动化的情况下,常规工作者的工作时间为零。在这一点上,向机器人征税以求提高常规工作者的工资进而减少收入不平等的想法是不现实的。既然对机器人征税无助于收入平等分配,那么最好是不向机器人征税。同时,作者发现可以通过提高边际税率降低收入不平等,但在效率与收入分配方面的结果是不理想的。

一次性抵扣转移

在分析对比了三个模型后,仍未得到一个最优的解决方法。作者考虑在模型中加入一次性抵扣转移的假设。在这种均衡中,收入通过一次大规模的一次性转移重新分配,换句话说,政府向经济中的所有主体保证最低收入。工人有两种收入来源:工资和转移。因此,工资变化带来的收入和替代效应不再抵消。当只实现部分自动化时,向及机器人征税且同时允许存在一次性抵扣,则会使得两类工作者都获得一个最低工资水平,效率与分配问题会被大大改善。

友情提示:公众号有置顶功能啦!进入公众号“蒙格斯报告”界面,点击“置顶公众号”键,就可以将我们置顶了!